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趣闻 > 正文

岭南三大清官之一的陈瑸,为何死后却有一万多两银子?

在古代,“裸官”是个好词,是指不带家属去异地做官,免受利益关系牵绊,所以裸官多是两袖清风的清官。“岭南三大清官”中与海瑞齐名的清代官员陈瑸,就是一个典型的“裸官”。

陈瑸在外面做官二十余载,都是独身在外,从来没有带过家眷。儿子想去探望他,苦于相隔数千里,缺少路费盘缠,难以成行,结果一次都没能去看望父亲。陈瑸也没有延请幕僚,只有一两个仆从,他们吃饭时,总是以瓜果蔬菜为食,没有肉吃。

这简直不是做官,而是做和尚的清修,难怪康熙说他是“苦行老僧”“从古清官,计无逾瑸者”。做官做得清汤寡水、无欲无求,的确没有几人可以。

考虑到陈瑸是个清官廉士,似乎只能当裸官。因为清代官员的俸禄是比较低的,七品县官每年的俸禄是45两银子,平均每月3.75两银子。而按照当时的物价,一个人一个月的伙食费要一两银子。陈瑸任古田知县时,如果不贪墨,其俸禄可以养三个半人,如果把老婆、孩子、丫鬟、老妈子……都带在身边,基本上养不起,多多少少要搞点外快才行。很多官员都是这样,单纯以工资收入看,完全过不上那样有品质的生活,可人家就过上了,背后的猫腻不言而喻。

image.png

故而,对家境不富裕的人来说,想做清官,差不多只能做裸官;不想做裸官,差不多就不能做清官。很多人会选择后者,这样可以和家人生活在一起,没有几个人能“绝情”到做二十多年裸官的地步。在薄俸制度下,做清官需要断绝很多欲望,不光是要断绝对金钱的欲望,还要断绝对亲情的欲望。

有一回,康熙召见陈瑸,世界未解之谜,问他官俸够不够用?他说: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够用;别人贪污,主要是生活奢侈导致入不敷出。不过,他的官俸够用,主要还是他没有家眷在身边,并且他也不怎么给家人寄钱的缘故(不然儿子不会连盘缠都没有)。一个人吃饱,不管全家饿不饿,所以他的官俸不但够用,还有多余的。康熙五十七年(1718年),陈瑸逝世于闽浙总督任内。死前,他立下遗嘱,将他在任内贮存下来的公款与个人养廉俸13400两银,全部上交国库。

image.png

按照银子的价值换算,陈瑸的公私积蓄高达268万元。这笔钱,现在一个月薪3000元的普通人,不吃不喝要攒74年才行。如此看,陈瑸虽然活得像个“苦行老僧”,其实又是一个腰缠万贯的富人。“裸官”陈瑸尚且如此,不“裸”的那些官到底有多少钱,就可想而知了。

分享至:

历史趣闻特荐

阅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