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趣闻 > 正文

明朝时如何选驸马爷的?其中又有哪些讲究?

俗话说:皇帝的女儿不愁嫁。皇家公主自带的政治资源往往令达官贵人趋之若鹜,而公主的婚事又能为皇家笼络一位门当户对的重臣,可谓一件双赢的喜事。

不过,公主的婚事到明朝有了不小的变化。朱元璋时期,公侯们还有迎娶公主的机会,朱棣登基后,公主的择偶条件便有了户籍限制,其中以北京户口最优越。到了明朝中晚期,明廷为了防止外戚专权,威胁朱家王朝的统治,索性让公主与平民或中下级官员家的子弟联姻,但这样一来新的问题又产生了:驸马都是皇家不熟悉的人,如何保证公主的婚姻幸福呢?

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明朝制定了严格的驸马筛选程序。

首先由礼部主持年龄14至16岁,且拥有京城户籍的普通官员以及良家子弟参选。选拔条件要求参选者容貌标致,举止端庄,家室清白,富有教养。如果北京城中选不出符合要求的人,就将海选范围扩大到京畿地区甚至山东、河南等地。经过层层选拔,最终获胜的三名优胜者会被推荐到皇帝面前,由皇帝或者太后决定最终的胜出者,有时后妃也会在决赛阶段给予皇帝一些参考意见。

过五关斩六将胜出的准驸马此时仍不能松懈,因为他需要立刻去参加礼部安排的驸马学习班,之后还需要参加考试,考试成绩合格后才能将迎娶公主的婚事提上议程。

明代驸马的考核如此严格,那么是否有人愿意做驸马呢?其实,愿意做驸马的人可真不少,因为一旦成为驸马,就可以享受相应的优待,这对于平民子弟来说实在是不小的诱惑。

首先,明代公主的陪嫁非常丰厚。明廷不仅会在公主下嫁时准备一笔不菲的嫁妆,还会在公主成婚后每年给予一定的财物。洪武年间,朱元璋曾规定公主岁供之数为:“已受封,赐田庄一所,岁收粮一千五百石,纱二千贯。”这样丰厚的收入远超一般朝臣的俸禄,更何况公主还有自己的庄田。比如明宪宗就以“闲地一千顷二十亩”赐予明英宗之女隆庆长公主。

无独有偶,天启六年(1626年),明熹宗也曾给明光宗之女遂平长公主“庄田二千五百九十五顷八十二亩”“赐宁德、遂平二公主庄田五千一百九十顷”。这些赐给公主的庄田大多在近京地区,每年地租收入颇丰,而且公主还有权自行管理庄田,不必向朝廷纳税,独自坐拥万贯家私。

其次,驸马在迎娶公主后,就可以获得每年2000石禄米的高薪,朝廷还会为驸马提供免费豪宅,让驸马一朝跻身富豪俱乐部。

image.png

最后,驸马的家人也能通过公主的婚事沾光。驸马的父亲可以被授予兵马指挥使的虚职并享受俸禄,儿子也可世袭成为锦衣卫指挥,这样的待遇足以吸引出身平民的各家子弟为了迎娶公主拼死相争了。

于是问题出现了:不少人为了成功当选驸马,不惜贿赂宦官、欺骗皇家,从而涌现出一批不靠谱驸马,生生坑了公主一辈子。

弘治八年(1495年),有个叫袁相的土豪为了迎娶公主,公然行贿内宫太监李广。得了好处的李广便在弘治帝面前将袁相夸成了一朵花,让袁相顺利通过考核,成了准驸马。哪知就在大婚将至时,却有人告发了袁相和李广组团骗婚的阴谋,弘治帝这才惊觉上当,急忙废除了袁相的驸马名号,另选了他人与公主成婚。

奇怪的是,这桩骗婚事件被揭发后,官宦李广并未受到处罚,这让一些宦官意识到欺骗皇家的风险并不高,于是在金钱的诱惑下,不少太监胡乱举荐驸马,弄得原本严格的驸马选拔程序变了味。

嘉靖朝的永淳公主就被受贿的太监坑苦了。当时宦官推荐了一个叫陈钊的男子,决赛阶段面试时,嘉靖觉得这个小伙子仪表堂堂,非常满意,拍板同意了这桩婚事。哪知婚事定下后,有人举报陈钊是小妾生的庶子,而且家族中还有遗传病。嘉靖一听,立刻就悔婚了。当时大婚之期将至,为了皇室的颜面,嘉靖不得不赶紧重选一位家世清白的驸马,选来选去选到了一个名叫谢诏的男子。结果等到面试时,嘉靖才发现谢诏已经谢顶了,颜值实在无法恭维。

嘉靖本想再反悔一次,无奈时间不等人,为了不耽误婚期,嘉靖只得同意了谢诏与公主的婚事。谢诏当选驸马的消息传出后,一度成为坊间笑谈,就连京城中的民谣《十好笑》也不忘讥讽一句:“十好笑,驸马换个现世报。”

坑苦了永淳公主的太监也同样没有受到处罚,此后太监们变本加厉地利用遴选驸马的机会收受贿赂,终于在万历朝又害了永宁公主。

万历十年(1582年),土豪梁邦瑞在重病垂危之际突然想弄个驸马当着玩,于是仗着家里有钱一口气贿赂了太监冯保数万两银子。冯保收了贿赂后,立刻在万历面前替梁邦瑞说话。由于冯保是当时数一数二的权宦,朝中竟没人敢说出梁邦瑞病重的真相。在冯保的帮助下,梁邦瑞顺利迎娶了永宁公主,谁料梁邦瑞实在病得太重,竟然在婚礼现场狂流鼻血,吓得赴宴的宾客目瞪口呆。

眼见事情就要败露,太监们急中生智,对万历说婚事见血是挂红吉兆,轻轻松松把坏事变成了好事。可惜,病重的梁邦瑞虽然如愿娶了公主,却无力完成夫妻生活。更惨的是,婚后不到一个月,梁邦瑞就撒手人寰,永宁公主自此寡居,葬送了一生的幸福。

太监破坏驸马选拔程序给公主们带来了无尽苦恼,而婚后嬷嬷干涉夫妻生活,更是成为明代公主们的一把辛酸血泪。

明代的公主与驸马并不住在一起,如果公主想见驸马,需要派人宣召,驸马才能奉命前来觐见。然而,公主府中的嬷嬷却成为横在公主与驸马间的一道天河。驸马奉召前来后,必须给足嬷嬷好处,嬷嬷才会通传放行,未解之谜,有时遇到嬷嬷心情不好或是嫌弃好处太少,那驸马就注定吃上一碗闭门羹。

由于这些嬷嬷大多是宫中的资深员工,人脉极广,因此即便是公主知道嬷嬷使坏也不敢轻易得罪嬷嬷。

万历年间,郑贵妃的女儿寿宁公主不堪忍受嬷嬷的干涉,趁嬷嬷不在的时候与驸马偷偷在房中私会,哪知消息不慎走漏,嬷嬷知道后竟直接打骂公主和驸马。寿宁公主心中委屈,跑进宫去向郑贵妃诉苦,与此同时,驸马也去找万历告状。嬷嬷听说后,不慌不忙地联络她在宫中的旧人,率先在郑贵妃面前说公主不守妇道、不知廉耻,气得郑贵妃不肯见女儿。

image.png

而驸马就更惨了,嬷嬷找了相熟的太监将驸马毒打一顿,又在万历面前狠狠地告了驸马一状,结果驸马不仅受尽了嬷嬷欺负,还被万历要求夺职反省,嬷嬷对公主私生活的干涉,由此可见一斑。

繁衍子嗣是古人的人生大事,可嬷嬷一手遮天,肆意干涉公主夫妻生活,严重影响了公主的生育。渐渐地,条件稍微好些的人家都不愿再去参加驸马竞选,这也使被选上的驸马的素质越来越不尽人意。在宦官和嬷嬷的联合干预下,明代公主的婚姻状况每况愈下。毕竟公主虽好,但芳草遍天涯,驸马们又何必卷入皇家受无尽的困扰中呢?

分享至:

历史趣闻特荐

阅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