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趣闻 > 正文

《真腊风土记》:现存与真腊同时代者对该国的唯一记录

周达观这个名字却很少被人知道,甚至在很多书籍中不一定是真的 历史事实又是怎样的呢?

美国著名历史学家约翰·金·费尔班克对中华文化推崇备至,他给自己起了一个中国名:费正清,并在哈佛大学开设了东亚文明课程。现在,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的名字就叫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。

费正清曾经心悦诚服地说:“中国的历史记载浩如烟海,详尽而广泛。很多世纪以来,中国的历史学一直是高度发达和成熟的。”

的确,不但中国的文字发明较早,而且,自古至今,中国历朝历代都设置有专门记录历史的史官,史官制度之完备,全世界无一国可与相比。

正是这个原因,现在很多国家,包括日本、朝鲜以及东南亚各国,要研究本国历史,都必须借助于中国的古代典籍刨根问源。

其实,在中国,除了一本正经的官修正史外,由于古代中国繁荣富庶,文人阶层发达,大部分文人都有闲情逸致,所写的游记、杂记、小品文也汇成了研究历史不可或缺的材料。

生活在元朝的温州人周达观,就属于这类富有闲情逸致的文人。

image.png

周达观写有一本游记——《真腊风土记》,说他在三十岁那年,即元成宗元贞元年(1295年),曾随朝廷使团乘船到过一个名叫真腊的国家。鉴于真腊的风土情物与中土迥然不同,他写了一本《真腊风土记》,详细叙述了真腊的山川、物产,以及居民的生活、经济、文化习俗、语言等。

书中所写,千奇百怪,却又盎然成趣。

比如说,周达观写真腊的王宫,写真腊国王的生活,让人观之如同天外奇谈。书中写:“其内中金塔,国主夜则卧其上。土人皆谓塔之中有九头蛇精,乃一国之土地主也,系女身。每夜(则)见国主,则先与之同寝交媾,虽其妻亦不敢入。二乃出,方可与妻妾同睡。若此精一夜不见,则番王死期至矣;若番王一夜不往,则必获灾祸。”

真腊国民的服饰装扮,也让人大吃一惊。书中写:“大抵一布缠腰之外,不以男女,皆露出胸酥椎髻跣足,虽国主之妻,亦只如此。”

最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是,“人家养女,其父母必祝之曰,愿汝有人要,将来嫁千百个丈夫。富室之女自七岁至九岁,至贫之家则止于十一岁,必命僧道去其童身名曰阵毯”。

因为所记荒诞离奇,人们将之等同于《镜花缘》一类写奇状怪的书籍,读后一笑了之。

人们都赞《真腊风土记》一书想象力丰富,《真腊风土记》从而得以流传。

公元19世纪初期,法国开始入侵中南半岛。

一个生性浪漫的法国人JPA雷慕沙于公元1819年把《真腊风土记》译成法文。

公元1860年,一个不怎么浪漫的法国人读了这本书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

这个法国人名叫亨利·穆奥,是一个生物学家,同时也是一个探险家。

image.png

亨利·穆奥觉得,书中写的应该是真实存在的。

在亨利·穆奥的眼里,周达观写的一切全都那么真实可感,又全都有迹可循。

这一年,亨利·穆奥做了一个影响他一生的决定:按照《真腊风土记》的描述,世界未解之谜,前往东南亚探险!

真腊,是隋及唐初对柬埔寨的称呼。

柬埔寨在公元1世纪时即已建国,汉时称“扶南”,隋及唐初称“真腊”,中唐时称“吉蔑”,元时称“甘孛智”或“吉孛智”,明代万历以后称柬埔寨。而柬埔寨人则始终自称“吉蔑”或“柬埔寨”,“吉蔑”也译作“高棉”,是种族名,“柬埔寨”是国家名。元代人周达观著书称“真腊”,是沿袭唐初时的称呼。其实,在《真腊风土记》一书中,真腊人也称中国人为“唐人”。

亨利·穆奥捧着周达观的《真腊风土记》,从中国出发经南海、湄公河,风尘仆地来到了柬埔寨,按图索骥,找到了达洞里萨湖。但当他要进入充满神秘气息的热带雨林时,当地向导再也不能给他带路了。因为茂密的原始森林里,已经没有道路可行了。

亨利·穆奥坚信《真腊风土记》所记不是神话,他孤身一人,披荆斩棘,昂然前行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终于,歪斜门柱、倒塌佛塔、断裂门梁和精美浮雕出现在亨利·穆奥面前。

亨利·穆奥被深地震撼住了,他跪倒在地,从内心赞美:“此地庙宇之宏伟,远胜古希腊、罗马遗留给我们的一切,走出森森吴哥庙宇,重返人间,刹那间犹如从灿烂的文明堕入蛮荒!”

真腊原本是扶南古国北部属国,公元7世纪自立,迁都吴哥,公元9至14世纪达到全盛,称为吴哥时代。亨利·穆奥所看到的,便是吴哥遗迹,是吴哥时代的文物精华。

吴哥时代是柬埔寨历史的分水岭,在达到辉煌的顶峰时期后开始走向衰落。

吴哥王国最强大的时候,版图包括现在泰国的大部分地区以及老挝南部和越南西南部地区。

image.png

从公元15世纪开始,柬埔寨人和暹罗(泰国)的泰族人开始了长时间的争战,为了纪念某次胜利,吴哥改名“暹粒”,意为“打败暹罗人”。但最后柬埔寨人还是被暹罗人打败了。公元1432年,暹罗人击破吴哥城,柬埔寨人放弃吴哥,迁往金边,吴哥王朝由此衰落。吴哥窟被遗弃,湮灭在废墟莽林之中长达四百多年。东边的安南国灭占婆后入侵柬埔寨,柬埔寨夹在暹罗和安南两个强国之间,如俎上肉,任由宰割。公元17世纪上半叶,柬埔寨被暹罗控制,安南人协助柬埔寨打败暹罗,获得的报酬是得到西贡。公元18世纪初安南驻军柬埔寨,柬埔寨在暹罗的支持下反抗安南。公元1864年,柬埔寨接受法国的“保护”,向泰国取回马德望、暹粒、诗疏风及东北地区,但未能收复安南占领的西贡。

《真腊风土记》所记是吴哥王国的见闻。夏鼐先生说,《真腊风土记》是现存的当时人所写的关于吴哥极盛时代交通、城郭、风俗的唯一记录。

亨利·穆奥的努力,使隐没了四百年的吴哥文明重见天日。

吴哥窟从此成了与中国长城、印度泰姬陵、印尼婆罗浮屠齐名的东方四大文明古迹之一,为世人顶礼膜拜。

从某种程度上说,真腊作为一个已死古国,尘封了四百年,因为周达观,得以神奇“复活”。

分享至:

历史趣闻特荐

阅读排行榜